翌日清晨,四位强壮的印第安青年同时出发上山。半天过后,第一位归来的,手握针枞一枝,显示他爬到的高度;第二位带回一枝松木;过不久,第三位抱着一种生长于高山的灌木报到。踏着皎洁的月色,第四位终于踉跄而归,他显然筋疲力尽,双脚早被尖石伤及。

“你带什么来?爬到多高?”酋长问道。

“我到达的地方,没有针枞,没有灌木,也没有松木可供遮蔽,只有石头、山雪和荒野。我的脚受伤而皮破,浑身疲惫不堪,但是——”第四位青年双眼发亮起来,“我见到了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