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语文课上,总会浮现出“鲁迅”二字,老师也会很自然地向我们介绍到鲁迅先生的著作《朝花夕拾》。久闻此名,欲读此书,终发此感。鲁迅先生的旧事,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纯真的儿童时光,静静地品味,静静的回首那份属于过去的纯真……

  这本书中,最能触动我们心弦的,就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比起先生在百草园的生活,我们的童年生活有什么最深刻呢,没有见过何首乌藤和木莲藤,没有看过斑蝥喷出的烟雾,没有尝过覆盆子的又酸又甜,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可爱的小动物,没有听过美女蛇的传说,没有在冬季捕过鸟,没有……那么多的事情,我们都不曾经历。在这个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又如何能体验到鲁迅先生那儿时的乐趣所在呢?但相比先生在三味书屋的枯燥生活,又觉得现在我们的校园生活真是太充实,太快乐了,不用背那些不懂大义的枯燥古诗文,不用被老师用戒尺惩罚,不用自己偷着出去玩,不用忌讳着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无论是百草园,还是三味书屋,鲁迅先生过得都并不乏味,他有自己的乐趣,因为他的童年是和大自然共度的。我们这个时代,只能自己争取着去和大自然交流。还记得小时候,下一场雪就会兴奋好久,雪飘完了,赶紧跑出去。爸爸妈妈追在后面,担心我摔倒,给我做好了一切防护措施后,任我在雪地中奔跑,用我的小手拿起一块雪,一扔;滚一个雪球,搭一个雪人,童年的快乐就是这样的纯真。虽然不是像先生那样的丰富多彩,那样的无忧无虑,但是我们依然沉浸在这种乐趣之中。

  童年已渐渐远去,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看着照片,看着别人的回忆,来回忆自己的童年。再回首,已离得越来越远,再回首,看到的也只有那份属于过去的纯真。


  读朝花夕拾有感600字(二)

  文/阿幻

  对于看书,我是一个很懒的人。记得看过《地狱的第十九层》应该可以算是一本惊悚恐怖的小说,看的一半,几乎已经快要忘记还有结尾没看,才懒懒散散把它看完,居然看了3个月。

  前些天,幸得有人推荐,看了一部亦舒的《朝花夕拾》。该书主人热情不凡,看过一段,他便会津津有味的和我探讨其中的缘由,分析故事情节,鼓励我赶快看完。

  不知不觉,我竟奇迹般用了不到一周看完整部作品,感觉荡气回肠。

  据说作者是倪匡的舍妹,所以书中带了点科幻色彩,并不时出现卫斯理、原振侠的原型,只是没有提及姓名。

  已经不可避免的迷上了书中的男主角方中信,一个有魅力,懂得爱的男人。

  一九八五年,那个年代感觉是很落后和封闭的,人们的感情思想都处于一个禁锢的时期。

  男主人公在一次意外中遇到了来自二○三五年的女主人公陆宜,如所有言情小说的情节一样,他爱上了这个因走错了时间来到了一九八五年,虽然和他只交往了短短45天的女人。

  两人的情感经历并没有遭遇太大的波折,只是在一个不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女人还是要回去遥远的未来,相夫教子,即使对眼前的男人有多少的不舍。因为这一切都是宿命,他们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

  一直以为感性的男人不理智,理智的男人不感性。方中信何尝不是一个例外呢?为了爱人不受煎熬,他宁愿独自流落在一九八五年,承受失去爱人的痛苦。而他也在爱人离去三年后悄然逝去,而在墓碑上最后留的那六个字,更是令人肝肠寸断,冲击着每个人的心灵。

  有这样一个男人,这样的爱自己,已经足矣。

  或许作者是残酷的,她不该把陆宜还给未来。可以给他们45天,就应该给他们一生。

  也许他们本就不该相遇,一切在50年前就已经成为了注定。

  人生何尝又不是如此呢?现实中看过太多的离合。不该遇到的偏偏遇到,()如果相遇是一种错误,也宁愿只要片刻的温存。所谓此情只待成追忆,有回忆的人总是幸福的。


  读朝花夕拾有感600字(三)

  我喜欢的中国作家,除去朱自清三毛,就是鲁迅先生了。这本书当年出版时拟订的名字是《旧事重提》,想来是鲁迅先生嫌题目太直白,便改成了《朝花夕拾》,在此书中,当然也有鲁迅先生一贯的讽刺辛辣,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老年人回忆往事时的脉脉温情。

  书中的十则故事,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藤野先生》,这故事,当时,中国在邻邦日本的心中的确是一个弱国,可是,当我看到《藤野先生》中的那一段话,便没有来由地心痛起来——“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自然是低能儿……”让我想起在郁达夫先生的《沉沦》中,那个在心中默默呼唤着“祖国啊,你怎么不快点强大起来,你的儿女在这里受苦那!”的留日少年。这种国人,希望祖国强大而不去努力,只是无助地祈祷,让人不仅怜悯他。但是那些看着自己的同胞在影片里被杀头,而且还与日本人一同欢呼的国人,那种骨子里的麻木不仁,不仅可怜,而且,可恨!

  但是,日本人,也不是全部都不知道“尊重”二字为何意,作者在此则中更着力描写的,是藤野先生严谨的教学作风,对作者真诚的关怀,还有,对于中国,对于“人”的热爱。作品的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作者对这位恩师的赞扬与牵挂。

  藤野先生对鲁迅的耐心辅导,是希望将日本精湛的医学技术传入中国,为中国的人们治疗身体上的疾病(事实上,鲁迅先生留日学医的目的,也是如此),在此,藤野先生将医术还原到了它本来面目——为着所有人的健康而学医,而不是以自己个人的利益为目标,着实可敬!

  在文章的末尾,鲁迅先生写他至今,仍然被藤野先生的影子鞭策着不断地“写为‘正人君子’所厌恶的文字”,又一次表达了作者对藤野先生的怀念和敬佩。(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