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菡

  首先承认凭我的修养要读完一本公认的名著,着实是件考验意志的事,尤其是拜读这类洋溢着浓厚的西方精神追求的人物传记。或许我们从小耳濡目染,习惯了看传记就像读一个故事或是看一段传奇,猛然发现罗曼罗兰是个思想控时,就像是一直在一条平坦的马路上走啊走,走的近乎昏睡时,忽然掉进路边的一个深坑里,那一分钟的惊悸和随后而来的因爬不出深坑而感到的苦闷简直如出一辙。

  当然话虽如此,待静静看了一遍后,才发现这书绝不是一本有名的“作文素材”,人类精神的伟大和人性的真实往往令人惊叹。曾看过这样一句话:往往这个世界给予天才的是苦难的一生,而他们自己带给世界的却是无尽的荣耀,唏嘘不已。或许真的,对于顶级的艺术家,不疯魔,不成活。至于疯魔,是我们的评判标准出了问题,还是我们自己没有勇气去勇敢,没有真心去面对真诚?

  就从贝多芬来谈谈吧,他的一生被罗曼罗兰比作一天暴风雨的日子,“先是平静的的早晨偶有微风,但在空气中沉重的预感后,忽然巨大的阴影卷过,开始了悲壮的雷吼与不止的暴风,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正像他一生的倒影与写真。我们读这句话时,总不免充满敬佩,可想想,谁经历这样的一场暴风雨?看看开篇各类人物对于贝多芬的肖像描写,就不免感慨,是的,他扼住了命运的喉咙,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我还是选择”既然命运扼住了你,你就挠挠它的胳肢窝“好啦。读《贝多芬传》时,还有一个细节令我差点笑喷了:贝多芬情感鲜明、敢爱敢恨,原本他十分钦佩拿破仑,但他听到拿破仑称帝的消息之后又不屑地评论道:”原来他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哈哈,真才子,真性情也!

  总言之,人生路途上总免不了坎坷,既然如此,学会坦然面对即是:轻轻一笑挫折再用功。至于先贤们的人格品质,高山仰止,心向往之。


  读《名人传》有感(二)

  寒假正在读名人传,虽然到现在没有读完,只看完了贝多芬这一部分的,但足以让我受益匪浅。

  这本书由法国人道主义作家、音乐评论家罗曼??罗兰编写。有贝多芬、米开朗琪罗、托尔斯泰这三个部分。而我对贝多芬生平感触最深。

  故事讲述了贝多芬这一生跌宕起伏的人生,从充满艰辛的童年到爱情悲惨的中年再到耳聋痛苦的晚年,他一生都充满并承受着痛苦,他没有建立家庭,26岁听力衰退,晚年失聪,只能通过谈画册与别人交谈。但贝多芬在这种情况下创作了大量经典的乐曲,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一生只活了57岁,却创作了一百多部作品。1823年,贝多芬完成了最后一部巨作《第九交响曲》(合唱)。这部作品创造了他理想中的世界。1826年12月贝多芬患重感冒,导致肺水肿。1827年3月26日,贝多芬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原因是肝脏病。在他临终前突然风雪交加,雷声隆隆,似乎连上天也为这位伟大音乐家的去世而哀悼!贝多芬的葬礼非常隆重,有两万多人自动跟随灵柩出殡,遗体葬于圣麦斯公墓,而他的墓旁则是舒伯特的坟墓。终生未婚。

  贝多芬那坚韧无比的意志令我敬佩,性格倔强,面对困难,他毫不退缩,面对权贵,他不卑不亢。热爱音乐,希望能把乐曲中表达的美好情感传递给所有人。这点令我敬佩。

  贝多芬对社会的贡献深受人们的尊敬,我崇拜他,敬佩他,他是我的榜样。


  读《名人传》有感(三)

  文/周子钰

  读完《名人传》,我深切的感受到名人是怎样炼成的鲜活的人物,生动的语言把三位名人诠释的栩栩如生。贝多芬、米开朗基罗、托尔斯泰三位名人在作者罗曼罗兰动人心魄的笔尖下谱写了一首华美的“英雄交响曲”。

  三位名人中,最熟悉的莫过于音乐天才贝多芬了。我们都知道在他耀眼的光华下,隐藏着的是他的不幸和努力。《名人传》让我对贝多芬有了更深更新的认识。他有着悲惨的童年,从小便被父亲用暴力逼迫学习各种各样的乐器,他的童年没有快乐。但是他的悲惨并没有随着他的长大而结束,母亲的去世给贝多芬巨大的打击。悲痛欲绝的贝多芬没有放弃,与命运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与贝多芬灵敏而活跃的音乐细胞相比,他的身体却是不堪一击。也许,是命运的捉弄,是上天的不公,贝贝多芬被病魔缠身,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听力的下降对贝多芬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执着追求音乐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就算当自己的听力完全失去的时候,还是没能扑灭他对音乐如火的热情。除了贝多芬在音乐方面惊人的天赋外,他留给我们的,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思考。

  我国先哲孟子说过:“天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确,贝多芬是在经历了超越常人的磨难之后才成为伟人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就是成为天才的根本。

  “人生是艰苦的,再不甘于平庸的人,那是一场无休止的战斗,往往是悲惨的,没有光华的,没有幸福的,在孤独与静寂中展开的斗争。”这是名人传中我最喜欢的句子。做一个人,就要学会在痛苦中寻找快乐,寻找生活的希望。即使是不幸、悲惨的人生,只要敢于去与命运作斗争,它也是充满光华的。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记得,要敢于从上帝手中抢夺自己人生的方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