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赚更多的钱,老板把凡卡关进屋子里,叫凡卡修理别人送来的坏皮鞋。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这

  三年里,凡卡一直都没忘记给爷爷寄信的事,一直都盼望着爷爷的的回信。可是,爷爷却始终都没有一点音

  讯。

  一天,凡卡想去乡下找爷爷。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所有人都去教堂的机会,偷偷地用事先早

  已准备好的铁丝把锁打开,跑了出去。一出修鞋铺,他就向乡下的路拼命地跑去,可凡卡已经好几天没吃

  东西了,终于累得昏倒在了路上。

  他昏倒后,一个好心的有钱人恰巧路过这里发现了他,就把他安顿在了店里。

  在这以后几年里,凡卡吃苦耐劳、做事机灵,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爷爷,常到乡下打听有关他爷爷的事

  情。一天,有人说:"他在一个乡下的村庄里找到了凡卡的爷爷。"凡卡听后急忙跑出来,天哪!这正是

  自己的爷爷!

  凡卡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一下子扑到爷爷的怀里,爷爷也一把紧紧地搂住凡卡,不觉老泪

  纵横。

  之后,凡卡给爷爷找了一间房安顿了下来,精心地照顾他的爷爷。直到三年后,凡卡经过他的不断努

  力,还买了房子。从此,凡卡和爷爷开始了新的生活。


  六年级凡卡续写(二)

  文/张越

  过了两个钟头,凡卡醒了,老板和老板粮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老板操着一根木棒就打起来,打得凡卡皮开肉绽,嘴里还不住地骂着:"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在睡觉。不错啊,知道偷懒了,敢戏弄我了,开始学坏了啊。"老板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顿时,老板娘的"火山"也喷发了,揪着凡卡的头发,拿皮带揍着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凡卡,凡卡昏倒了。

  他好不容易才醒过来,拿脏手背揉揉伤口,伤口像刀割了一样。凡卡伤心地哭了,哭得那么伤心,就是石头也会被他感动的。

  他的眼泪哭干了,他决心逃出去。他快速地奔出店门,直往村子赶。正当他跑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时,忽然,看见一张非常面熟凶神恶煞的脸。啊!是老板!老板揪着他的头发回到店里,把弱小的凡卡绑在一根树枝上使劲地抽打,凡卡怎么忍受得了如此的虐待呢?他的眼睛模糊了,泪水涌了出来,哭得那么伤心,哭得那么悲痛。这时,他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带着公狗泥鳅和老母狗卡希旦卡来救他了,爷爷一纸诉状将阿里亚希涅告上法庭,阿里亚希涅这个恶魔被当场绞死,让被他欺凌的人来找他报仇……

  凡卡多么希望回到爷爷的身边,他盼啊,吩啊……


  六年级凡卡续写(三)

  三个月过去了,那封信一直没有回音。

  显然,在邮差送信时,把它给弄丢了。因为那个揉皱了的信封,太不起眼了,邮差以为是张什么废纸呢,就把它丢在了垃圾箱里。

  凡卡心想,一定是什么人把它弄丢了,不然爷爷不会不来接他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打个机会逃出去。

  一天中午,老板去镇上买材料去了,而老板娘在哄着他们的孩子睡觉。凡卡心想:想逃走,不如就趁现在吧!他带了一点早晨吃剩下来的面包片,踮着脚,轻轻地推开那扇门——哦!以前吱呀作声的门今天竟然没有响!他开心极了,不知该向哪个方向奔去。忽然,他好像撞上了一个人——是一位身着黑色大衣的绅士。绅士温和地说:"小朋友,迷路了吧?".凡卡心想,哇,终于有人肯帮帮我了!于是他睁着两只蓝色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绅士说:"先生,您知道去乡下的路怎么走吗?""坐那边那个车,但是凌晨三时才会有一班,你需要花一个戈比呢!,你愿意吗?""好!",凡卡咬了下嘴唇说。

  次日凌晨三时,凡卡从兜里掏出一个戈比,那是前几天晚上他给马车夫砍马草得到的全部酬金。当然,他走时也从老板家提前拿了这个月的薪水,坐上那辆车,是个马拉的车,走在弯曲的山路下,凡卡满心欢喜,他多希望去立刻就能回到爷爷身边啊!

  半夜三更,马车一个转弯,凡卜被扔在了一个村庄的门口。凡卡想喊救命,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扶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孩子,怎么从马车上摔下来了!"是谁的声音,这么熟悉?啊,是爷爷啊,是爷爷!他大声的喊,"爷爷,爷爷,是你吗?我是凡卡!"

  "是我啊,孩子!"爷爷在黑暗中双眼发亮着注视着孙子。

  "爷爷,我亲爱的爷爷,我终于见到您了,这不是在作梦吧?"

  "孩子,这是真的啊,快跟爷爷回家吧!"黑暗早,爷爷点燃了烟斗,抱起疲惫的凡卡,向家中走去。

  凡卡在爷爷的温暖怀抱中,幸福地睡着了,梦中,他还轻声地喊:"爷爷,爷爷……"第二天清晨,小凡卡猛地坐起来,他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大床上,这肯定是个大户人家的房间,自己竟然睡在一个大殿堂里面。

  "爷爷呢?……"凡卡正在小声嘀咕时走来两位白色衣装的仆人,他们说:"伊凡王子殿下,您醒了?""我,我这是在哪里啊?"您昨天半夜出去玩,走丢了,是门口的卫士带您回来的。""我去找爷爷。"凡卡跳下床,向外走去。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守门人说:"孙子,昨晚沙皇的儿子伊凡走丢了,我昨晚又找到了你,你不如就当回小王子吧!不然,我们都不成。""好。"凡卡说。

  后来,凡卡在沙皇的图书室里学了很多知识,成为一个有学问的王子。继承王位后,他把爷爷任命为自己的贴身侍卫,守护着爷爷,或许除了他们以外,别人都不知道,凡卡不是那个真正的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