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瀚林

  初读《边城》中的这些选段时,我完全不明白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只是其中的人物——翠翠,一直吸引着我…

  选段中大部分以翠翠的回忆写了一系列的事:与爷爷观船赛、码头上邂逅二老傩送…但作者似乎毫无线索的将翠翠生活的琐事串联起,我只是越发奇怪:

  就说“二老傩送”吧,作者为何花大量笔墨写了段他与翠翠间的对话,并多次出现在后文翠翠的话语中。我认为,只是认为,这一定有什么关联,加之我多年“偶像剧”的经验,莫非翠翠对二老有意思的爱慕?其实这也并不奇怪,都说女人的心像装满水的玻璃瓶,虽然已经满满的,但看上去还是什么也没有,让人捉摸不透。这一点作者是体现在了翠翠的身上的:文中,她多次提及“二老”这个名字,但似乎又在刻意回避些什么;其次,她也经常联想到与二老有关的“青浪滩”、“顺顺一家人”等事物。最重要的是作者在文中特意安排了两人的初次相见——一个傍晚的码头,比起电视中的狗血且做作的剧情,这已经很朴素了。之后,作者又写“翠翠总觉得在日后的几个节日里,没有那个端午美”、“翠翠偷听爷爷们的对话,得知二老在青浪滩过端午,心里怪怪的”,以及最后的翠翠拒绝爷爷再去城里看船,但是又思念二老的矛盾心理,正是翠翠心里一丝丝的情愫,印证了歌德的那句话——那个少年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于是在作者的笔下,娓娓写出了一个多情、含蓄的少女形象,对于感情有着朦胧的渴望和追求,但是内心又过于矛盾和羞涩,因此不敢于表达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然而她又是那么的单纯和善良。

  但在一道课后练习题中问道:“为何翠翠的爱情会以悲剧结局?”

  由于没有阅读全文,我无法得知。但我猜测,只是大胆猜测:是因为翠翠的性格所造成的。含蓄多情,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不敢爱不敢恨、多疑,对于自己真实的情感,她不敢主动去面对和承认,只是一味的逃避和退缩。另外,她不敢于尝试,只是等待,等待着他人来向自己主动,这就发展成了一种被动。因此也许这就是她爱情的悲剧的最终原因。那么我们又何尝不是?

  平时的生活中,对于亲情、友情、爱情,我们要敢于表达自己最真实的看法,任何感情都一样。如若我们只是不说,那么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挚友、我们的恋人又怎会明白我们有多么爱他?所以,我们要敢爱敢恨,处于主动的地位,不然你周围的人会因为你的被动而离你而去。许多的机会亦是如此,若不珍惜和把握,失去之后我们只能“惆怅而独悲”。

  拓宽来看,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多愁善感的翠翠,因此我们更应该学会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所以珍惜吧,这样生活才不会以悲剧而终。


  读边城有感800字(二)

  “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亮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边城》里的文字总是不经意的撩拨着我的心弦,文中处处浸润着湘楚景色,处处是淳厚质朴的风味人情,字里行间飘散着一种淡淡的诗意。读起它时你便会被忧伤围绕,像是触及到了什么,是怀念儿时那个有着暖阳的冬日午后?还是现在这个让我有些把握不透的世界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这便是沈从文先生带给我们的他的边城,一座沉默的城,一座质朴的城,一座宿命的城,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在默默的隐忍着什么。翠翠,这个像观音一样的女孩子,她就是这座城的化身,从恋上了那个在梦中可以用歌声将她带到很远地方的人儿开始,她便选择了沉默,虽然内心起伏不定,表面却始终如一。文中的结局疼爱她的祖父在雷雨夜里去世,天保淹死,白塔坍塌,默默相爱的青年恋人离去。翠翠依然重复着母亲的命运,惟有等待,“那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也许明天就会回来。”

  沈从文先生从人物的内心深处,以简练而又细腻,散淡而又自然的笔法刻画着人物的心理,使人不由自主的融入人物的心灵世界,融入湘西这片纯朴漂亮的土地,融入那群温良率直的人们中,他用诗一般的语言的轻声述说着整个民族的悲哀,召唤我们炎黄子孙本性的良知,正是因为爱得这般深沉才孕育了这些带着哀思的文字。

  我在想,为何取名《边城》,在心里它就这么“遥远”吗?还是在沈从文先生心灵深处正守护着什么?其实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不都有一座“边城”吗?也许那座悲天悯人的城已经随着历史的洪流沉入那厚重的底色中,而留给我们的是对人生和社会的深深思考。


  读边城有感800字(三)

  文/龚雪

  一个与世隔绝的仙境,一段凄美的小城故事。

  初读《边城》,有种道不尽的感概,书中为节选部分,看完全文更是感概万分。在文章一开头,便将读者带入一个“世外桃源”。那里,是与世无争的地方;那里,有最淳朴的人们;那里,有最古老的风俗;那里,曾发生过一段凄美的故事

  文章以端午节为线索贯穿全文,秋天过后等待的又是下一个秋天,翠翠等待的却始终唯一,自从与‘他’在河边邂逅,就已注定了他的命运,尽管初次见面,但俩人却无拘束的动了嘴皮子。邂逅一个人,眼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于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翠翠心中滋长了……

  然而,生命不只是邂逅一人,虽情为二老所系,却终究遇见了大老,就这样,二老与大老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但他们并没有不恋手足之情而夺爱。尽管爱情面前人是自私的,但他们宁可选择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爱意。俩人相约为翠翠唱歌,二老的歌声美妙的似世间绝唱,自二老开口唱歌的那一刻起,大老就已遇见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决定退出离去,却怎料意外身亡。

  这本是一个没有时间流逝的小城,十七年来,在这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翠翠和他的爷爷为人渡船过日子,一切事情不过是过眼云烟,消纵即逝,生活在风轻云淡之中,若不是那年进城,遇见了城里的男子,翠翠会不会有个美好的结局。只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悲扇?’悲剧的开始往往是毫无征兆的,命运伸出手来,把种子埋下,幽秘的笑着,等待花开结果的那一天,就如同那年翠翠与二老的短暂邂逅,当时如此清纯的翠翠,在最后独自等候着他,宁可舍弃一生去等那个‘也许明天回来,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他,给人以遐想的结局,却又掩不住其中的悲伤。

  如果没有遇见,生活依旧平淡继续,然而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若人生只如初见,多好,没有相遇,相知,相爱,就不会有相离,与煎熬的等待,他仍是他的城里男,她仍做她的摆渡女,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她的等待,是否会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一片光明,这是值得深思的,她等他的承诺,她等他的回头,等到黄叶滑落,等到燕儿飞去,等到最后,竟忘了承诺。等待是一种痛苦,我若是沈从文,我定不会让你这么难受,我会还你一个青涩的爱情。翠翠,你是否会感觉到徐志摩也同样与你是天涯沦落人?

  最后的最后,在碧溪边的渡船上,依然有一个清寂的身影在执着的守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