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读《边城》是在高中时候,翠翠的故事让我着迷,于是到了图书馆借来看,现在印象还很清晰,是本薄薄的集子《边成集》,有《边城》,还有《市集》几篇,书是岳麓书社出的,封面以褪了色,纸也变的发黄,放在手掌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边城》,即便是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心情,一种很莫明的悲伤。

  “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边城里的文字是鲜活的,处处是湿润透明的湘楚景色,处处是淳朴赤诚的风味人情,可每每读起便会不由自主的忧伤,像是触及到什么,是童年某个太阳温暖的下午,还是现在有些把握不透的世界。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这就是先生带给我们的他的边城,一座沉默的城,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在隐忍着什么。翠翠就是这座成的化身,从恋上那个可以让她连做梦都能被他的歌带的很远的人开始,她就选择了沉默,虽然内心起伏不定,表面却始终如一。祖父在雷雨夜里去世,天保淹死,白塔坍塌,翠翠依旧无法摆脱母亲的命运,惟有等待,“那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也许明天就会回来。”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先生将这么一个善良的童话描画的这么悲伤,先生出生在19世纪初,在当时,中国面临着严重的民族危机,刚在西方列强虎视眈眈下结束了长达1000多年的封建奴役统治,又正处于军阀混战的最黑暗的时期,一方面受长达千年的封建思想影响,一方面是西方文化的大举入侵,让本来就饱经战火的中华民族雪上加霜。在那动乱的年代里,中华大地烽火连天,人民群众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在经历了新文化运动的洗礼后,先生毅然选择了湘西这片纯朴美丽的土地,这些温良率直的人们,用诗一般的语言一片一片的轻声述说着整个民族的悲哀,召唤我们炎黄子孙本性的良知,正是因为爱得深沉才孕育了这些带着哀思的文字。

  我总在想,取名边城,在先生心里就这么“遥远”吗,还是在先生心灵深处正守护着什么?其实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不都有一座“边城”?也许先生那座悲天悯人的城以随历史的洪流沉入那厚重的底色中,而留给我们的是对人生和社会的思考。

  寻我的边城,寻心灵的那份宁静,我想我是会有一座边城的。


  读边城有感1000字(二)

  薄薄的晨雾笼罩着河面,芦苇的气息淡淡弥漫,破雾而来的是一条古老的棕色的船,船头那个年迈却硬朗的老人认真地渡着船,船尾是个可爱的少女,欢快的吹着竹管,美妙的声音震荡在空气中……

  《边城》很美,大量的描写文字营造了一个很浪漫的气氛。这其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作者塑造的人物形象。我来谈谈本书两位主角:翠翠和傩送。

  翠翠是个单纯清澈的女孩,她有着纯朴女孩子的本源,有着人性最美的一面。这与她的生活环境有关。翠翠从小在茶峒这个民风淳朴的边城长大,正如书中所述,“翠翠在风日立长养着,把皮肤变的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也教育她。”对于亲情,她能很好的孝敬爷爷,十几年来一直陪伴着爷爷,当爷爷渡船疲倦时,人在隔岸招手喊渡船,翠翠不让祖父起身,很敏捷的替祖父把路人渡过溪,一切溜刷在行,从不误事。对于爱情,翠翠又表现出了那种纯朴的美。他知道自己爱谁,并要为爱守候,那么纯朴的等着不知归期的傩送。

  傩送是个秀拔出群的人,他的气质有些像他的母亲,不爱说话,但是深得茶峒人民的爱戴。傩送也拥有着纯朴美好的性格。他在两年前的端午节上与翠翠偶遇,翠翠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此时,当地的团总以新磨坊为陪嫁,想把女儿许配给傩送。而傩送宁肯继承一条破船也要与翠翠成婚。可见,在傩送的眼中,没有名和利,只有爱情的坚定。当傩送得知自己的哥哥天保也喜欢翠翠时,兄弟俩没有按照当地风俗以决斗论胜负,而是约定采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方式表达感情,这足以表现傩送虽对爱情执著,却依旧珍惜亲情。哥哥天保因自知无法得到翠翠而离家,不幸身亡,此时的傩送,本可轻易的得到翠翠,却离开了家,自己下桃源去了。他对于亲情,也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哥哥的死,让傩送自责,给他负罪感,于是,她无法接受翠翠。当亲情与爱情发生冲撞时,他只好选择逃避。我想,傩送的逃避,更能反映出他人性的美,他没有接受翠翠,而是为了已亡哥哥,选择离开。

  在本文中,作者塑造的人物形象都是最纯朴,最拥有人性美的。《边城》一文凸显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它以独特的艺术魅力,生动的乡土风情吸引了众多的读者,也奠定了它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


  读边城有感1000字(三)

  文/叶劲松

  《边城》是小说家、散文家沈从文作的中篇小说,完成于1943年。小说的主人公翠翠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作品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翠翠从十一岁到十五岁这段时间的曲折经历及心理和情感演变过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心理学课外读物。

  十四岁的翠翠家住湘西的一个小山城的一条小溪边,与她相依为命的是她的七十岁的外祖父和一只黄狗。一家三口靠摆渡为生。城中有个五十岁的中年人叫顺顺,在本地颇有些威望,拥有八只船、一个妻子、两个儿子。儿子大的十六岁,小的十四岁。大的名叫天保,小的名叫傩送。两个年青人皆结实如小公牛。天保像父亲,豪放豁达,不拘小节;傩送气质像母亲,不爱说话,却秀拔出众,为人聪明而又富于感情。

  天保看上了楚楚怜人的翠翠,便托人上门提亲,祖孙二人态度却有些暧昧,因为翠翠心里装的是傩送。其实傩送也喜欢翠翠,于是兄弟二人为争夺翠翠展开公平竞赛。但不巧的是,在这场爱情竞争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天保在一次行船的时候遇难了。顺顺、傩送在情绪上认为是爱情上的挫折使天保在工作时分了心,才会导致事故的发生。甚至翠翠的外祖父也这样认为,至少他认为顺顺和傩送是这样想的。但大家都没有明着说这与翠翠有关,只是心情十分沉闷。天保的事过去后,外祖父试着探听顺顺和傩送对傩翠二人的婚事的态度,却屡屡碰钉,直到老人家为此事而郁郁而终(真有点一命抵一命的味道),顺顺才动了恻隐之心,愿意接受这个儿媳妇。但此时的傩送正在有点赌气地出差在外,生死未卜,归期难定。

  傩送何时才能回来娶翠翠呢?小说的最后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读完这部小说之后,我不禁淡淡地陶醉于边城那优美的乡村景色和纯朴的民风,也感受到了那种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但心情总的来说却是沉重和忧伤的。翠翠的爱情悲剧有其历史原因,那些建立在极低生产力水平上的原始的田园式的乡村生活,曾让多少现代大都市的人羡慕不已。但在旅行社的周到照顾下过几天这样的生活是挺写意的,要你一辈子过这种自然经济的生活,你可能会痛不欲生。

  沈从文笔下的翠翠是水灵灵的,她“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但自然真的能既长养她又教育她吗?在我的眼里,在缺少文化熏陶和科学教育的环境里,纵然到处是青山绿水,那种美便只能是单薄和脆弱的。翠翠越是水灵灵,越是令人感到惋惜。在那种情态下,人的美貌和身体,也只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而已。翠翠的母亲当年是未婚先孕怀上翠翠的,翠翠的父亲因此不等翠翠出生便服毒自杀了。翠翠的外祖父知道此事后,却“不加上一个有分量的字眼儿,只作为并不听到过这事情一样,仍然把日子平静地过下去。”没有说几句安慰的话,更不会作有效的心理辅导,于是翠翠的母亲“一面怀了羞愧一面却怀了怜悯,仍守在父亲身边,待到腹中小孩生下后,却到溪边吃了许多冷水死去了。”从现在的观点看,老船夫是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女儿自然也不太懂得自己做母亲的责任。而翠翠呢?当她第一次见到傩送时,便对他产生了羞涩之情,但当两年之后天保向她表达爱意的时候,却有点花多眼乱了。才两个就乱了,就失了方寸了。如果是现在的女孩子,在班里级里,面对那么多英俊少年,岂不是更难静下心来学习了吗?而这对于男孩子道理也是一样的。可见,学校和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是多么重要。生活在今天的文明社会里的孩子是多么幸福。

  再说傩送,原本对翠翠也是一见钟情的,原本也让人觉得与翠翠是天生的一对,若两人相好一定会美满幸福,但见哥哥殒命后,不知是念及手足之情,觉得手足没了,要衣服有何用,还是觉得没有了对手,不战而胜,很不过瘾,对翠翠也变得冷冰冰的了。请看小说的结尾,“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因为加了引号,所以明天并不代表希望,而是代表永远不回来了。看来傩送亦不像翠翠和我们当初想像的那样可爱,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主见,立场不坚定的毛头小伙,算不上堂堂的男子汉。当然,我们不能要求年纪尚轻的翠翠有很高的择偶能力,她毕竟才十四岁,看错人并不出奇。

  因此,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作为家长和教师,都有责任提醒孩子不能过早地恋爱。我赞成“文字女巫”饶雪的观点,对中学生不支持早恋但支持暗恋。“喜欢的歌静静地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她还说:“我希望女孩子能够在18岁之前好好爱自己,18岁之后再爱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