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同学情深;什么是真正的师生情谊;什么是真正的豪情壮志;什么是真正的胸怀天下……

  ——题记

  读《恰同学少年》,每一遍都看得我热血沸腾。它唤醒了我心中沉睡已久的理想与斗志,唤醒了我对人生的目标与希望。

  “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在毛泽东身上犹为贴切。他白衣胜雪,英姿飒爽。每每想到他,我就会想到那个豪气冲天在读书会上畅所欲言的毛泽东;那个在北洋军阀包围下英勇无畏的毛泽东:那个看到易永畦生病时无微不至的毛泽东;那个对母亲体贴温柔的毛泽东……当然他也有许多缺点:太冲动,太倔强等等。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一个优秀的、进步的青年。在他身上,我感觉到一种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气节,知难更进的少年刚锐,难以压抑的对理想的崇祯,对祖国的炽热情感。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毛泽东作为进步青年的代表,有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焚膏继晷的苦读,风雨无阻的锻炼,带领手无寸铁的同学们保卫长沙城的果敢!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意气风发,气势磅礴,豪气冲天,锋芒毕露,字字珠玑,句句真言!人生百年,过眼云烟,若浮华一世,岂不如太史公所言的鸿毛之轻哉!悲夫------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所透出的那种只有少年才拥有的纵横天下之志向,心存世界之胸襟,确是让人热血沸腾,夷狄虎视,国之将亡,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们生在和平年代,晴日和风,万里无云,英雄已逝,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该为国家的落后承担些什么样的责任?应该为这个民族的强大和兴盛担负起什么样的义务?“衡山西,岳麓东,城南讲学峙其中。人可铸,金可熔,丽泽绍高风。多材自昔夸熊封。男儿努力蔚为万夫雄……”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少年时代的我们能做到这样。恰同学少年,我们拥有的是一段才刚刚拉开序幕的热血青春,修身储能,博采众长,纵横流芳,心怀天下。然而我少年之辈正在人生之得意之时,恰也是最摇摆不定之时。逝者如斯,朝花夕拾。我辈所面临的世界更加纷杂,有诸多机会,又有诸多诱惑,该如何选择自己之所向,是停留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幻想浪漫式的安定,还是放眼未来,为祖国乃至整个人类做出自己的贡献?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风尘殆尽,而历史的车辙仍然在大地上延伸,风像一件往事,当千载时光白驹过隙,对歌悲喜笑尘埃落定的时候,“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恰同学少年读后感(二)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青春,无限美丽,因为它代表着风华正茂;

  最近我阅读了刚刚热播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的同名小说。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看《恰同学少年》这部电视剧,怀着对革命领袖的无比崇敬,怀着对历经时代风雨和对穿越历史精神的怀念,我忍不住翻开这本书。《恰同学少年》展现了二十世纪初,以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杨开慧、陶斯咏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的青年风华正茂的学习生活和他们之间纯真的爱情故事。同时也塑造了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以民族大业为己任。如:孔昭绶、杨昌济、袁吉六、张干等。

  恰同学少年以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五年半的读书生活为主要表现背景,展现了二十世纪以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杨开慧、陶斯咏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青年风华正茂的学习生活和他们之间纯真美丽的爱情故事,同时塑造了杨昌济、孔昭绥等一批优秀教师形象,深刻揭示了“学生应该怎样读书,教师应该怎样育人”这个与当今社会紧密相关的现实主题

  1913年,湖南长沙,具有现代民主教育思想的教育家孔昭绥出任省第一师范校长,在他的主持下,第一师范大力开展新式教育改革,聘请了以杨昌济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中外教师,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崭新的第一师范吸引了蔡和森、萧子升等众多青年才俊前来报考,在招生考试中,19岁的毛泽东脱颖而出,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这所湖湘千年学府。“衡山西、岳麓东……男儿努力蔚为万夫雄”。雄壮的第一师范校歌声中,白衣胜雪的青年们齐聚在校旗下,五年的师范生生涯就此拉开了序幕。

  毛泽东的勤奋好学与不凡天赋,深深打动了学贯中国的导师杨昌济,在他的关怀与教导下,毛泽东如饥似渴地学习着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学知识,并成为一个教育救国论的非暴力改良主义的信仰者。然而,过于峥嵘的个性与严重的偏科现象也使他一再触犯校规,在对待如何处理毛泽东的偏科行为引发的教师争执中,惜才如命的孔校长最终选择了尊重其个性,放手让其发展,毛泽东成了校长特许的“特殊学生”。

  共同的学习生活中,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等优秀青年结下了友谊,周南女子中学的陶斯咏、向警予、杨开慧等女学生也和他们因共同的志趣走到了一起,一个先进青年学生组成的读书会组织成了他们学习、交流与情感发展的纽带。

  然而,动荡的时局却不断打破学生们纯净的校园生活——在反对袁世凯签订21条与复辟称帝的斗争中,湖南军阀汤芗铭以武力逼走了孔校长,毛泽东也险遭逮捕——残酷的现实使毛泽东对教育救国与改良主义信仰产生了动摇。新任校长张干僵化的教育理念和禁止学生参与社会活动的规章更激发了毛泽东与他之间的矛盾,张干下令将在“驱张运动”中为首的毛泽东开除出校,幸得杨昌济等教师据理力争,使张干被迫收回了成命。

  随着袁世凯的倒台,孔校长又回到了一师,在他的主持下,一师开展了全面的学生自治运动,毛泽东也当选为学友会负责人,一师上下又迎来了朝气蓬勃的时代。徒步游湖南、组建学生军、开办工人夜校……一系列社会实践极大地丰富了毛泽东的书本以外的知识,锻炼了他的社会活动能力,也使他更认识到,靠教育、靠改良救不了中国。

  与此同时,情感的波澜也悄悄在男女青年间泛起,陶斯咏暗恋上了毛泽东,向警予与蔡和森心心相映,而毛泽东却发现自己对一直视其为小妹妹的杨开慧其实有着产不同于兄妹之情的一份牵挂,爱情给这群风华正茂的青年们带来了一份份剪不断、理还乱的喜悦、痛苦……

  就在此时,长沙城突遇一场大祸——1917年底,在护法战争中被击溃的三千北洋兵败往长沙,意欲洗劫全城,城中却空无一兵可资防守。危急时刻,毛泽东以惊人的胆略,率领二百名赤手空拳的一师学生军,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空城记”,一举将三千溃兵全部缴枪。长沙城保住了,生死较量中,青年们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感情归属。

  1918年,毛泽东、蔡和森等从一师毕业了,杨昌济也受聘于北大任教,他告诉孔昭绥,自己已完成了在一师的使命,为中国的未来培养了蔡、毛二位“海内人才”。

  随着杨昌济北动的列车启动中,师生依依挥别中,“衡山西,岳麓东……男儿努力蔚为万夫雄。”第一师范雄壮的校歌声中再度响起,仿佛正预示着这批优秀青年们即将迎接的更广阔的天地和更波澜壮阔的人生…

  其中,校长孔昭绶在目睹汤屠夫无情残杀落难百姓后,因担心一师广大师生安全,不得不屈从汤屠夫的淫威,发了为袁世凯亲日征文的通知;可是当毛泽东将袁世凯称帝的新闻拿出来时,校长勃然作色,愤怒地撕掉了亲自帖出的通知,召开全校师生会议,声讨袁贼,相信大家都会为他慷慨激昂的演讲所震撼!

  “今日之日本,处心积虑,虎视眈眈,视我中华为其囊中之物,大有灭我而朝食之想,已远非一日。今次,二十一条的强加于我,是欲将我中华亡国灭种的野心赤裸裸地表现。而袁世凯政府呢,曲意承欢,卑躬屈膝,卖国求荣,他直欲将我大好河山,拱手让于日寇,此等卖国行径如我国人仍浑浑噩噩,仍然任其为之,中华灭亡,迫在眉睫!!!夷狄虎视,国之将亡,多少国人痛心疾首,多少国人惶惶不安呢!是啊,大难来临了,国家要亡了,这样的灾难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老天爷为什么不开开眼,劈死这些贪婪的强盗。这些抱怨,这些呼号,我们听过无数回,也说过无数回,可抱怨有什么用呢?我们恨这些强盗,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恨,救不了中国!大家都知道,南满铁路,东蒙铁路,都归于日本人之手,山东权益也归于日本人之手。要旅顺,要大连,整个长江流域所有的矿产要归日本来开采,一国之政治军事财经各项都要请日本人担任顾问,所有的武器要跟日本去买,就连我中国的警察都要跟日本来合作,这还能算是一个主权国家吗?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局势会这样?国家为什么会落到了如此的地步?有人说,是因为国势积弱,无力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人说,是因为袁世凯政府太腐败,在列强面前,只知一味退让;还有人说,是因为国人太冷漠,仁人志士的呼号像一道道警钟,却难以唤醒他们麻木的心灵。我们坐在这里,痛斥列强,痛斥一切让中国落后挨打受欺负的人和事的时候,你的心中有没有想过,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该为国家的落后承担些什么样的责任?应该为这个民族的强大和兴盛担负起什么样的义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匹夫不是指除你之外的别人,而是首先应该包括你自己。我们都希望国家强大,但是我要在这里告戒大家一句:不能光有恨!我们要学会将仇恨埋在心底,把悲愤化为动力,我们要拿出十倍的精神,百倍的努力,卧薪尝胆,发奋图强,振兴中华,做得比任何人更好,更出色,这才是每一个中国人应尽的职责。国家之广设学校,所为何事?我们青年置身于学校,又所为何来?正因为一国之希望,在于青年;一国之未来,要由青年来担当。当此国难之际,我青年学子,责有悠归,更肩负着为国家储备实力的重任。”

  正是校长孔昭绶的浩然正气,实践真理的特立独行,更加激发、塑造了一师广大爱国师生的拳拳报国之心志,书剑写春秋之实践。

  长沙,这块充满神秘色彩的土地,是青年毛泽东生活、学习、工作过的地方。《恰同学少年》把我们的视线带到了上世纪20年代工农革命运动蓬勃发展,反动势力为维护其反动统治对革命力量进行疯狂反扑的革命斗争风起云涌的峥嵘岁月。这个时期国内外发生了“十月革命”、“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成立等大事。在进行革命活动中,青年毛泽东结识了很多同志,并积极引导他们与广大工人农民相结合。他在湖南第一师范院校的几年十分耐人寻味,他和他的同学们满怀崇高理想,一起登岳麓山,一起玩橘子洲,一起到湘江游泳……,他们关心国事;他们忧国忧民,指说江山社稷大事;他们爱憎分明,激浊而扬清,对黑暗现实的批判常形之于文字;他们蔑视权贵,视当时那些祸国殃民的封建军阀如粪土,严厉地痛斥他们的行为。1916年暑假,毛泽东与罗章龙、蔡和森等组成“新民学会”,办《湘江评论》、《新湖南》,发动学潮,1919年底毛泽东领导了有名的“驱张”运动,最终迫使张敬尧退出湖南。

  毛主席和他的同学们他们组织了图书会,在假期登上橘子山头,朗诵革命史诗,交流思想心得体会,多么蓬勃上进的一帮青年,而我们当代的青年呢?大家都窝在家中上网,看电视,我们这些青年正处于病态的生活状态之中。

  当邓公、江公在中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和革新的时候,他们忽视了这个社会必须坚守的一种东西,这就是精神,这是改天换地的精神,这是小我与大我的融合的精神,这是一个社会进步必须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东西,而我们恰恰丢失了,人们都陷入了对金钱的追逐,我们不可否认,获取金钱的过程是艰苦的过程,但是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内心的世界,如果只是简单地生活在这个外部世界中,那我们的生命岂不很肤浅吗?

  那么我们大部分人为什么只是浑浑噩噩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呢?我想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不能主动地激发我们内心深处的潜能——生命中富有朝气勃勃的生命力量,而从这部影视剧中我们看到一群青春少年富有朝气的奋斗人生,他们如果单独地关在自己的家里,我想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选择了那样的环境,他们每一个人都互相激励,激发一个人内心最大的潜能,其实除了书本外,最大的力量是朋友的信任、鼓励、赞扬。我们现在看他们的时代,他们都非常主动地组织各种活动,借自己创造出来的环境提升自己,借助朋友提升自己,激发自己的深处潜能,所以他们的人生是富有朝气的,富有伟大的意义的,我想这也是那个时代对我们现在这个唯升学就是一切的教育体制的冲击吧!

  我也上网查询了有关于毛主席的此本书一些报道。有些网友认为时代正在变化,我们这些80年代的青少年与毛主席那个时代所在的年代是天壤之别,思想上面的鸿沟更是无法跨越,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当今我们生活的社会主义和平年代又怎能和毛主席那个年代的人进行比较呢?但我并认同他们的观点,也许有这样一些类似想法的年轻人正在给自己平时的自由散漫安逸地度过每一天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虽然现在并不是乱世,但是谁又能说每个年轻人在追寻租户的梦想的过程中是一帆风顺的呢?只要有梦想的人,去寻找梦想的人都会遇到困难。有一首歌,其中有句是这么唱的:梦想象气泡,但至少能触摸得到。其实,我们的目标并不只是这样而已,如果一个人连远大目标都没有,那人生将失去另一种意义!理想不是用来触摸的,是用来追寻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告诉茫茫大地,我主明日浮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