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是《亮剑》这部小说的确让我掉了好几次眼泪,从李云龙负伤到李云龙死,中间似乎没有多少让人轻松的环节。特别是文革的时候,我觉得书中写得有些夸张,但是我问过爸爸及一些老人们的时候才知道文革的破害力是多么巨大。就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也被迫害致死。即使你有再大的亮剑精神,你能逃得过此种噩运么?而幸运的是,我们的党能够认识到这个错误。

  说起主人公李云龙,人人都会挑起大拇指,能征善战有血性的汉子。李家坡之战使李云龙一夜成名,李云龙的部队跟日本鬼子一对一单干刺刀,真乃英雄!他曾说过一句话“武士道怎么了,老子打的就是武士道!”充分显示了李云龙自信勇敢的性格。伏击日本华北观摩团、打败日本山崎大队等战役充分显示了他极高的军事才能。然而他的缺点也尤为突出:个人主义、目无法纪等等。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些缺点才造就了让“敌人永远也跟不上点”(楚云飞语)的李云龙。跟阪田联队交战时由守转而攻,为了救老婆打平安县城且攻城时四方全为主攻。这些违抗军纪且打无章法的战斗切实的给大家展示了一个“全新英雄”。其实按我个人观点,事后对李云龙的处理的确是有点轻的,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人物是不能让他消失的。在拿下平安县城后李云龙到旅部领罪,听说自己没丢脑袋甚至连官都没丢,乐的他“像吃了蜜蜂屎”(陈赓言)也就不足为奇了。他自傲,然而又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大闹军事学院,以为自己根本用不着学,但刘伯承的一番话使他突然明白自己对于战争知识的缺乏,由此而努力学习;从开始对请来的两个老大哥特种兵的轻视到对其深深的敬佩也显示出李虚心学习的性格。总之,李云龙是个合成人物,这才造就了这样一个英雄。

  说《亮剑》不得不说楚云飞。读《亮剑》前也看过一些战争小说或电视剧,多数描写的国民党军都不太客观,而《亮剑》是个例外,难怪好多老人们看了这部电视剧都说“为国民党平反了”,虽说有点夸张,但也说明了某些“问题”。在这部书中我最佩服的是李云龙但我最喜欢的是楚云飞。书中文武全才的有两人,楚云飞和赵刚,但赵和楚比起来便逊色了。楚李二人魄力相当,然楚有更雄厚资本,三五八团是一个加强团,兵力达五千之众,还配有炮营,其又是坚决抗日者,令日寇很是厌恶。和李大闹平田一郎的生日宴后,二者头价双双达到十万大洋,由此可见楚在日军中的“地位”。楚的军事眼光也极高,其分析共产党军队非常透彻,又知两军间必有一战。淮海战役中负伤后曾说“国民党再无回天之力…”,分析毛泽东肯定会用大纵深的方法作战对付白崇禧等人,其战略眼光非等闲之辈所及。在电视剧中有两个镜头楚云飞的镜头我最喜欢。一是楚知道李云龙团部被山本特工队袭击后破口大骂“打,给我打!打这群灭绝人性的日本畜生。管他是不是特工队不是特工队,我倒要看看,这帮日本猪知道不知道疼!”另一个是淮海战役中其与李云龙遭遇,得知对方是李云龙后站起道“云龙兄,云飞在此!”,而后中弹缓缓倒下…这一幕,我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掉下来。楚退守金门后还继续与李隔海相斗,炮轰、飞机骚扰、特种兵战斗……但二者的个人情谊却永不变质,只是各为其主实属无奈。李自杀后楚为其写的悼词更是让人潸然泪下。楚云飞代表了一群人,代表的是那些在抗战中立下战功却逐渐被我们忘却的国民党将领们…

  还要说说山本一木,客观的说,在整部书中他算个顶尖的军人、军事家,他的特种战术曾两次严重威胁到八路军总部。他对筱冢义男精确分析了侵华战争的各个阶段,并提出用“扫荡”战术对付中国军民,偷袭陈家峪、偷袭李云龙团部…特别是跟楚云飞交手的时候,楚的一个重机枪连刚一露火力点就被山本的手下全部消灭…这些无不显示了山本一木的军事才能及其特种部队的战斗水平,从这方面来说他是个优秀的军人。然而侵略者毕竟是侵略者,他没抓到李云龙便拿全村村民的性命出气,三百余村民无一幸免,这就是畜生。

  《亮剑》的后半部分着重写了一些李云龙的家庭生活,其浑身缺点更显突出。田雨极其不满。我曾经做过一个投票调查,问题是“亮剑中的人物你会嫁给谁”,楚云飞和赵刚的得票率最高,而李云龙得票却少得可怜,不用说与丁伟孔捷和尚等人比,甚至连书中字数不多描写的孙德胜邢守义的得票都不如,这不得不让我思考些什么。或许他更适合做一个朋友、战友。人么,毕竟不是十全十美的,其实这样一个有血性的汉子世上已很稀少了。

  对于书中关于内战的描写本人实在不原过多评论什么,正如田雨的母亲所说“同一种族动辄上百万人的厮杀…”我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段历史总是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读到《亮剑》末尾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是气愤是感动是伤感是…虽是小说却很真实的再现了一些事情,我们的革命先辈所付出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亮剑读后感1000字(二)

  《亮剑》是一篇新派作家退伍军人都梁的处女作,开创全新概念战争小说之先河——“市场化风格的战争故事”,一经推出就博得了广大读者的称赞,成为当代最畅销小说之一。

  《亮剑》作品中的主角——李云龙是一个叱咤风云、百战沙场的职业军人,是一个一生都在血与火中搏斗的名将。他的人生信条是: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在战争与和平的时空转换中,他的命运注定要充满悲欢离合—无论是政治生涯还是婚姻、爱情……

  李家坡战斗开始之前,李云龙正在水腰子兵工厂和后勤部长张万和软磨硬泡。李云龙中等个子,长得很均匀,就是脑袋略显大了些,用他自己的话解释,是小时候练武,师傅老让他练头功练得狠了些,净拿脑袋往石碑上撞,一来二去就把脑袋撞大了。李云龙已和张部长纠缠了两个多小时了,不为别的,就是想多弄点边区造手榴弹。这是八路军太行兵工厂的土产。

  平心而论,李云龙一点儿也不认为这种土造手榴弹有什么好,比起日军的那种柠檬式手榴弹差得太远啦,边区造的铸铁弹体质量太差,爆炸后有时只炸成两半,弹片的杀伤效果极糟糕,这种玩艺儿在战斗中常耽误事。可话又说回来了,就这种边区造也不可能敞开了供应部队,用李云龙的话说:能拔脓就是好膏药,有总比没有强。后勤部长张万和是李云龙的大别山老乡,在红军时期就是老熟人了。所以说话也随便惯了,似乎彼此不骂几句就太见外啦。张部长说:你狗日的就不像个当兵的,是他娘的商人,心算是黑到家了,我已经多给了你们独立团十箱了,还他娘的贪心不足。我早听别人说后勤部长张万和其实不是大别山人,早先是从山西这边逃荒过去的,我还不信,这回可真信啦,是他娘的抠,这又不是金元宝,你存着想下崽咋的?操,你要不给,老子今天就不走了,你小子还得管饭。这狗日的哪像个团长?无赖嘛,都像你们团这么软磨硬泡,我这后勤部长就别干啦。行吧,我再给你十箱,得了,你还先别道谢,老子不白给,你得拿东西来换。李云龙眉开眼笑地说:咱穷光蛋一个,连老婆都没有,真要有老婆,就拿老婆跟你换50箱手榴弹。张部长哼了一声挖苦道:啧,啧,你那老婆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呢,你狗日的还提前预支啦。再说了,什么金枝玉叶能值十箱手榴弹?美得你吧,老子别的不要,再打仗时,你得给老子弄把日本指挥刀来。李云龙一听便放了心,大包大揽地说:我当是什么宝贝,小菜一碟嘛,刀好办,冈村宁次的刀咱弄不来,弄把佐官的还不难。这样吧。你再给十箱,我顺手再给你弄个日本娘们儿来……去你娘的吧……李云龙哪里知道,他正和张部长纠缠时,日军山崎大队正稀里糊涂地朝八路军太行根据地。日军山崎大队长像那个年代大多数日本男人一样,个子矮矮的、罗圈腿、身材壮实、脖子和脑袋差不多粗细,猛一看像一颗大号的猎枪子弹。他的脸上带着日本军官惯有的神态:冷酷和坚毅。他是个随时准备为天皇陛下献身的武士,从来没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当回事的人,自然就更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当回事。所以,这次扫荡,山崎大队没有找到八路军的主力,可漳水、沁河两岸的老百姓可倒了霉,山崎大队一路烧杀,如入无人之境。

  《亮剑》作者用冷静凝重的笔触,刻画了李云龙和他的战友们极其鲜明的性格和十分传奇的故事,读来令你手不释卷,掩卷不能不深思、落泪……作品中的亮剑精神对于后人在工作和生活中是可以学习和借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