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妹妹"陈礼燕

重庆巫溪县“微笑妹妹”陈礼燕1岁时,妈妈易寿兰离家出走,再无音讯。从记事起,就和爸爸陈德纯两人相依为命,未曾分开过一天。前8年,陈德纯带着女儿在县城打工;直到陈德纯确诊患重度肺结核,失去劳动能力。如今,燕子不但要照顾爸爸,还要挑水、洗衣、喂鸡、做饭……但脸上的笑容却从未减少。

日前,经媒体报道,乐观的燕子被网友称为“微笑妹妹”。

和爸爸干活很开心

昨日早晨6点半,巫溪县城厢镇渔度村,“微笑妹妹”陈礼燕的家。燕子已经开始烧水、煮饭忙活不停,等待爸爸慢慢起床。

“这个家是我和爸爸一起建起来的。”燕子告诉记者。2012年5月左右,因为病情再度加重、生活来源丧失,陈德纯带着燕子从县城回到渔度村,一别10多年,原来的房屋早已垮塌,城厢镇镇政府出资,为他们盖起两间平房。

两个月后,房子盖好,还剩地面没抹平,不少石头棱角突起,身体孱弱的陈德纯不时会被绊两下。“因为人工费要600多元,资助的钱都已经用完。”陈德纯说,他不得不和燕子一起,做起水泥匠。

陈德纯拌混凝土,燕子和爸爸一人一把抹刀,往地上抹水泥,干十分钟,歇十分钟,花了两天的时间,15平方米大小的两间房终于勉强抹平。

“和爸爸一起干活儿,一点都不累。”忆起这件事儿,燕子却很开心,因为和爸爸一起劳动的机会并不多。

卖金银花给爸爸治病

洗衣机上放着满满一个塑料袋的金银花,看样子已经放了一个多星期,燕子说,等晒干了,就拿去镇上卖。

“你知道晒干的金银花是什么颜色吗?不知道吧,是黄又带点灰的颜色。这都是爸爸告诉我的。”燕子得意地说,做饭、养鸡、种菜都是爸爸教我的,爸爸什么都会。

今年4月,满山的野生金银花开得灿烂,住在燕子家上坡的一个婆婆告诉她,金银花摘来卖能赚钱。于是她每天做好晚饭,作业完成,就去山上采,一次一小捧,一次一小捧,一个月就积了满满一大包。

“听说这一包能卖40块钱呢,卖来的钱给爸爸治病。要是金银花天天开就好了。”燕子说。

爸爸做的“鱼”很好吃

现在燕子家里,多了很多以前没有的东西:一台没拆封的洗衣机,是燕子就读的学校送的;四五本图画书,是热心的叔叔阿姨送的礼物,采访的短短两个小时间,燕子把每一本都反复翻过了两三遍;还有一个热心志愿者送的大生日蛋糕,因为今天就是她的11岁生日。

“以前是不是从来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记者问。“有的,有鱼、有肉,每年生日,爸爸都买来亲自做给我吃!”燕子说,平常就是几个土豆,又当饭又当菜,所以她特别期待生日,因为有鱼、肉打打牙祭。

“我哪儿煮过鱼、煮过肉给她吃?家里没钱,我又不能劳动。16年来从没过过生日。”里间,陈德纯在病床上无奈告诉记者,“是她想象出来的吧,这孩子。”

记者再次追问,燕子终于慢慢吐露,去年没吃到肉、大前年也没有,倒是前年生日姨妈送了一块过来。“就是爸爸做的嘛,因为他比我做的好吃,味道我现在都记得。”

我永远不会离开爸爸

患病后的3年里,陈德纯和燕子每天相伴,去年底,镇政府工作人员教他们用高温蒸煮碗筷进行消毒。本月9日,父女俩在县疾控中心分别接受了免费检查,幸运的是,燕子尚未受到感染。

“按理说应该隔离,但父女俩实在是不愿分开。”巫溪县疾控中心结核病防治科副主任医生向成秋说,陈德纯的肺结核处于高传染期,最好进行隔离治疗。城厢镇书记夏朝华说,同村燕子的二叔愿意收养她,可燕子本人并不愿意,只能找机会再做思想工作,告诉他们分开只是暂时,对女儿对父亲都好。

“爸爸肯定会好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他。”再苦再累都不怕,但一提到要跟爸爸分开,燕子的笑容没有了。而陈德纯也说,他舍不得女儿。

邻居说

小姑娘很有志气

离燕子的家500米,有一家名叫联嘉超市的小卖部,在去年底乡镇开始持续接济之前,小燕子常来这里赊米赊盐,多数时候,53岁老板罗启玉都会抹掉零头,并把米面亲自送上门。

“小姑娘有志气!”罗启玉说,一旦手里有了十几块钱,燕子都会来还钱。有次她总共赊满了100多块,罗启玉故意逗她:“欠这么多钱怎么还?干脆把你抱给我们算了。”

“女娃儿的回答也让我意外,她说,以后长大挣钱了,一定还给你。”罗启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