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既聋又哑的人想买几根钉子,他来到五金商店,对售货员做了一个手势:左手两根指头立在柜台上,右手握拳头做出敲击的样子。售货员见状,拿来一把锤子,聋哑人摇摇头,指了指立着的那两根指头。售货员明白了,聋哑人想买的是钉子。接着进来一位盲人,这位盲人想买一把剪刀,请问:盲人将会怎样做?

如果你已经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剪刀的形状。那么你与IQ160的阿西莫夫一样。

美国密执安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卡尔·韦克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他把六只蜜蜂和六只苍蝇各自装进一个玻璃瓶中,然后将瓶子平放,让瓶底朝着窗户,结果发现,蜜蜂不停地想在瓶底上找出口,一直到它们力竭倒毙或饿死;而苍蝇在瓶内到处乱飞,却在不到两分钟之内,穿过另一端的瓶颈逃逸一空。

如果把故事放到职场中,一个人的生涯到底该基于确定性去规划,还是必须随时打破既定的规矩,作出全新的选择?

我们都在追未来可能升职的领域

“职业辅导之父”帕森斯曾提出职业辅导的三个步骤,也就是“知己、知彼、决策”。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职场的大多数领域已经无法一叶知秋地预知未来,“己”与“彼”似乎都在迅速发生改变。

现在让你回答,你最适合做什么?相信你一定开始回忆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你会列出一个清单,然后从中选择一个。你认为如果你做那样的事情,将得到最大的快乐,因为你相信:世界是一个确定的样子。

在咨询室里,有个困惑的职场人。咨询师准备系统地了解他适合的空间,但他突然焦急地说:您不用这么细致地与我分析,您只需要基于您的专业背景,告诉我目前都有哪几个职业非常冷门,但是过上两三年就会成为非常热门的!

其实当人们还在小的时候,就基于未来可能的样子在被塑造——围棋、钢琴、小提琴、奥数、舞蹈、体育——我们都在追未来可能会升值的领域。上了大学,就想转到热门的专业、院系里去。我们都在假设,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而且这个样子会持续到我们的投资兑现的时刻。于是我们都习得了向光性——向着那些热门的、社会认为“成功”的领域努力。

大家都熟悉了“人怕入错行”的理念,开始去分析自己是哪一种人,然后自己这种类型在哪个领域里会得到最大的“成功”。人们期望真的可以“天道酬勤”,于是都匆匆给自己贴了一张张具有咒语效应的标签——标签上写着“适合做研发”、“适合做技术”……

但这个时代已经对这种“命定”的观念提出巨大挑战。反思自己今天正在做的事情,是否是最适合的呢?是否还有更适合的呢?就算你已经拥有这些问题的答案,潮流的迅速变化也让你失去对未来的确定感。诸如琴棋书画等“才艺”现在已经成为一个“90后”皆具的基本素养,未来会变成什么,已经越来越难以预测了。个人发展的领域,“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似乎也没有那么强大的控制力。人们突然发展,这个世界充满机会与诱惑,因为世界变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是时候静下来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只有“极静才能生慧”,急中只能生智:文中开头的出题者告诉IQ160的阿西莫夫:“盲人会开口说:‘我要买一把剪刀’”。

有些好运气是误打误撞得来的

1908提出的职业“匹配理念”已经过去100多年。生涯越来越无法预测,人越来越无法仅仅依靠自己的经验持久成功。影响生涯的因素太多了,可能你因为小的时候喜欢过自己的数学老师,而成为一位数学家;因为很小的时候父母说过“要是个男孩子就好”,最后成长为一个“假小子”,而且不知何故地喜欢暴力;也许因为你看到这篇文章,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涯问题,从而作出一个小小改变或选择,而这个改变可能使你20年后成为非常不同的样子……

积极有准备的生涯发展,需要谨从“人生路漫漫,关键就是那几步”、“一失足成千古恨”、“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在每个你感觉可能是转折的时期,用最积极的态度和努力,作出此时此地最佳的选择,而不是宥于历史的成功,而固化自己的选择。

瓶子里的蜜蜂正是因为对光亮的经验,最终使自己陷于死地。蜜蜂以为,囚室的出口必然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于是他们不停地重复着这种合乎逻辑的行动;反而那些苍蝇对事物的逻辑毫不留意,全然不顾亮光的吸引,四下乱飞,结果误打误撞地碰上了好运气。这些头脑简单者总是在智者消亡的地方顺利得救。因此,苍蝇最终发现了那个正中下怀的出口,并获得自由和新生。

每个人的一生,都可能遇到类似革新经验的时刻。朋友小林曾经因为离婚事件变得抑郁,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但5年之后,她像变了一个人:乐观开朗,而且正在积极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离婚事件中,她坚信自己从家庭中得来的经验,最终使她的丈夫离她越来越远。后来她学习心理学,学习从新的角度、使用新方法来看待面临的问题,最终走出困境。这个事件也成为小林生涯的转折点。

有的时候你需要把经验搁在一旁

沃尔玛的老板曾教导自己的高层要“准备、射击、瞄准”。许多时候我们无法知道事实到底是什么,但只要先尝试,然后做修正,就可以找到打开发展之门。就像瓶中的那只蜜蜂,需要行动几次被撞后总结新的“知”,然后采取新的行动。这时,方向也许可以有,但达到方向的过程则需要曲径通幽,而不是坚信“铁杵磨成针”,因为木杵只能磨出牙签。

你永远不能指死一只鸭子,你需要行动,你需要杀死它,然后还需要去烤。就像著名的生涯理论家John Krumboltz(美国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谆谆之言:幸运绝非偶然。当你每一刻都是积极的、自信的、具有行动力,那么你的生涯总体也会如此。

布拉多印第安人在进行了千百次的狩猎之后,积累了丰富的有关猎物、追踪、天气和地形的经验。通常情况下,他们会依靠狩猎队伍中经验丰富的猎手,让他根据知识和智力进行判断,然而在外界环境的变数加大或遭遇其他特殊情况时,他们便会把经验搁置一旁,转而求助于非逻辑性的“魔法”。

从现代理性人的观念来看,这样做简直荒唐可笑,但布拉多印第安人的魔法却带来了一些超出经验的新事物,使狩猎最终得以成功。魔法为其固定的狩猎模式引入了一个随机的变数,狩猎的战术因此不会墨守成规,避免了由于一味遵从经验可能造成的无效追逐,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因以往的成功经验而导致的失败”,或者更简洁地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其实,人总会有一段时间就像被关在瓶子里的蜜蜂那样茫然失措,要紧的并不是急于找到摆脱困境的突破口,有些时候,当你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时,横冲直撞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成功并没有什么秘诀,我们周围的那些成功者,都是在横冲直撞的尝试中寻找到机会的,虽然经常被撞得头破血流,但最终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和空间。

因此,我们需要时时分析此时此地的资源与机会是什么,把此时此地该做好的事情做好,未来就可能会更好。不要“活在他方”,总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思考可能的未来,未来有时候真的无法把握,着眼现在才是明智之举。

那么想想,你现在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将准备收获些什么,准备为自己的生涯做些什么?当你的生涯有了这样的思考,并且再有充分的行动时,成功的生涯就是可以保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