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听广播,买磁带,渐渐对粤语歌了解更多了,从《祝福》开始,慢慢听到陈慧娴的《千千阕歌》《夜机》《孤单背影》,谭咏麟的《爱在深秋》,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张国荣的《风再起时》,刘德华的《可不可以》《一起走过的日子》,黄凯芹的《雨中的恋人们》《给你留恋》,李克勤的《一生不变》《深深深》,张学友的《每天爱你多一些》,郭富城的《我为何让你走》,黎明的《今夜你会不会来》,beyond的《大地》《午夜怨曲》,草蜢的《半点心》《一起桑巴舞》等等好多好多。我读书时代就对香港文化感兴趣,从初中开始经常买磁带,高中时买《香港风情》《大众电视》等杂志看。

可以说我对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的港台流行音乐是了如指掌的,虽然我现在对新流行音乐近乎乐盲。因为喜欢流行音乐,特别是粤语歌,所以我对粤语歌的词曲作者都还是很熟悉的,印象中有林夕,林振强,黄沾,顾家辉等许多出色的词曲作家。

我喜欢粤语的原因主要是:

一,粤语发音铿锵顿挫,很有魅力。

二,唱粤语歌比唱国语歌省力,这主要是粤语发音短促造成的,粤语是保留古汉语最多的一种方言,在古代的音韵四声里,它还保留着仄声里的入声。所以好多人在读唐诗时有时感觉根本就不压韵,那是他不懂粤语而已,其实用粤语读唐诗,你就会发现都是很压韵的。

三,粤语歌词典雅有文采,因为粤语保留有相当多的古汉语,所以粤语歌词作者一般都有一定的古汉语功底,这使他们写起词来文雅有内涵,不像我们内地的普通话歌,歌词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好象白开水一样的,又浅又淡,没一点内涵。不信大家翻开歌本看看,内地的普通话歌歌词都是又短又白的,古人说的“下笔无文,行而不远”是极有道理的。

填词人的题材基本上只有两个:情歌和鬼马歌。事实上,爱情歌曲永远是流行歌曲的主流,问题是爱情歌曲以外,填词人还能写什么?第二代填词人在题材开拓上是有很丰富的收获的,除爱情歌曲,约略也可分出八大类:

(一)励志;

(二)武侠(又可根据内容归到其他类别去);

(三)歌颂自然;

(四)哲理、人生(包括人情冷暖、亲情友情等);

(五)讽刺社会、写实;

(六)家国情怀、香港情怀;

(七)反战、盼望和平;

(八)宣传运动。

在七十年代末期,主要还是“哲理、人生”型的歌曲占优势。到了八十年代初,这类型的歌曲也一度失势。直到八十年代中期,一种叫“度身订造”的歌词,混合了励志、哲理、人生等元素,却也能重新抬头一阵子,而其中的代表作:《顺流逆流》、《几许风雨》、《别人的歌》都先后得奖。这隐约说明,近十多年,除了爱情,香港青少年关心的主要还是个人的奋斗或对人生的种种思索。

时间流逝,岁月无情,综观现在的流行乐坛,令我非常失望。陈百强英年早逝,四大天王渐渐老去,谭校长更不用说了。黄凯芹听说近来复出,没听到什么好作品,beyond更是群龙失首,草蜢已经是秋后的蚂蚱,全没了声息。王杰的嗓音已经失去当年的锐气。李克勤也许久没听到声音了。

词人方面,林振强好象前不久患病去世,哎,一代才子命比纸薄。其他的词曲作家也似乎没有声息。乐坛剩下的就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那里怪模怪样的乱吼乱叫,全不知音乐到底是什么。

前段时间和同学去k歌,我点的不是《风再起时》,就是《给你留恋》《伤感的恋人》等,搞的有女生说我怎么尽唱他爸爸那代人唱的歌,靠,差点没晕倒,想想也是,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听过这些好歌的。搞的我唱的没劲,没有知音啊。人家古人是对牛弹琴,我是对小唱老。

于是我就渐渐关注起现在的新歌,没想到发现有几首歌还是挺不错的,古天乐那小子别看样子像蛊惑仔,唱歌还真不赖,他的《男朋友》和《像我这一种男人》都很好听,陈弈迅的国语歌《十年》也是脍炙人口。谢庭锋那小子名气大,歌倒全没什么好歌,比古陈差多了。余人就不清楚了。

所以我预言,古天乐和陈弈迅将会为式微的粤语歌带来一点星星之火,至于这点火能不能燎燃起来,我是不抱什么大希望的。不过如果我生在香港,这个希望还是大大的有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