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南下广州的那天,我就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写个励志故事,但不是所有写励志故事的人都励志,恰恰相反,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可能会很狗血。为了给大家一些希望,我今天主要讲别人的故事,顺便提下自己的。

上午见了我的导师N,现在是公司的市场主管,算是公司的中层,前几次想见他,但他都不在办公室里,他很忙。

于是,我发现,一些新人总叫嚷工作很忙,如果仔细看,哪个管理者不比新人忙?而实习生非常尴尬,几乎没事儿做,别人在那里忙的不亦乐乎,你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见到N,还好,之前校招时见过,当时他拿着相机拍照,人很清瘦,我还猜测他是做什么的?!

HR说他刚从国外回来,我们有任何关于外派的情况都可以问他。这是之前关于N的印象。

再是昨天,我从公司OA系统上了解到他刚被提拔为公司的市场主管,几个实习生告诉我,N目前是公司的红人,我要好好把握。我突然看到自己的前面有些光,在那一片黑中。

他给我讲了在国外市场的一个大概,目前我们公司在尼和坦,急需拓展业务,我以后大概会做海外市场的推广。我听着他的介绍,云里雾里,都是相对专业或者商业的术语,下午查了很长时间,才对海外市场有了理论上的认知。

而N也仅本科毕业不到两年,有人说他工作很拼。

我没说话。

我一个同学M,本科学的也是外语,不过不是英语,毕业起薪10万,公司在汕头,还包住。

昨晚,M发状态,难过死了!

我问,怎么?工作还顺利吗?

M说,工作还好,就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并且离家好远。

M本科时出国交换学习,回来本来可以保研,但不知道国内政策,可以外保,于是考研,复习到一半,放弃,出去实习,实习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外国客户,并且做了不少单。在毕业的时候,有个公费出国学习的机会,M没去。

M说找个好工作不容易,钱哪有那么好挣,况且还有两年光阴。

我支持M的选择,但如果是我,我肯定会选择出国。至于为什么,以后还会说。

接下来,是我的故事,写故事的人的故事。

那年,我工资1800,在广州。

下班后,W说,我不吃饭了,这边的口味太清,吃不习惯。

我说,那好吧,你先回去。

嗯,作为口味比较淡的我,也觉得这边口味淡,但没觉得不好吃。

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还不知道什么叫不好吃,连生活都谈不上,还谈什么好不好。

早上,点了面,不管好不好,多吃点,虽然开始工作任务少,但要挨到中午,中午随便叫份外卖,不管饱不饱,又要到晚上。

吃晚饭的时候,饭免费,就想多打些饭,虽然也不是很饿。但总想为明天着想,生怕付完钱,钱包里的现金又只剩下零票。

嗯,我一直觉得我南下会是一个励志故事,写了不多也不少的热血的狗血的鸡血的文章,有的反响还不错,甚至被中青报转发,但所有的励志故事都不励志。

你像所有的人一样,为着生机,来回跑。你看着钱包里的钱变得越来越少,为着吃饭,犹豫想。你看着菜市场里一个美女,本来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坐在菜摊前,看着手机。你站在20层楼上,望这个城市,却望不到边。你听着卧室外工地,整夜地劳作,不停地想。

你开始睡得很早,起得也早,这是你的故事,不狗血也不热血更不鸡血,很平常。

如果你愿意就这样下去,也没人管理,即使有人,也没法管你。

如果你不想就这样下去,那么,我想问,年轻人,你凭什么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