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发现在100年前的一个真实场景——

七月的某一天,在美国西海岸森林里的一株高大树木的树冠之上,几十条鼻涕虫正在寻觅食物,此时的它们正饥肠辘辘,因为自身爬行的速度非常缓慢,这些鼻涕虫几乎几乎是用了大半上午的时间,才从地面上艰难爬到树冠上来的。

树冠上有鼻涕虫喜欢吃的各种富有营养的小爬虫,它们让鼻涕虫们大喜过剩,兴奋不已,鼻涕虫们摆开阵势,将小爬虫们团团包围住,然后将它们一一吸入嘴中,尽情享用这些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美食。

可就在鼻涕虫们吃到快有六七成饱的时候,一种不好的状况出现了——空中的太阳进入它一天中最旺盛的时期,它开始毒辣地直射到树冠之上,肆无忌惮地散发它的淫威。没用多久,整个树冠便变得异乎寻常地酷热,而且温度还在不停地越升越高,越来越让鼻涕虫难以抵挡,如果继续呆在树冠上,等待鼻涕虫的只有一条路——死路!

很快,鼻涕虫们预感到危险的到来,它们迅速地分成两组,开始选择各自的方法来躲避太阳——

第一组,爬到较密的树叶丛中,呆着不动以避阳,它们心想,我还没有吃得十成饱呢,现在爬下树去,等太阳弱下去,还得又要爬上来,又费事,又费力,麻烦,不如就在这里避避,等上一回就可以了。

第二组则跟第一组完全相反,它们开始沿着来时的路撤退,它们一边爬,一边想,只有按原来返回,爬到地面的阴凉处,才是最安全的,才不会被太阳晒死。于是,它们铆着劲爬呀爬,汗流了一路!

太阳继续炙烤着西海岸森林,它像一个聚光的凹凸镜似的将温度最高处的焦点对准着森林里的每一个树冠,持续地照着,释放出的光热越来越大。慢慢的,树叶开始焉巴,变得越来越柔,越来越没有支撑力,同时藏在他们里面的鼻涕虫也被熏得奄奄一息,最后连抓住焉巴树叶的力气都没有了,恍恍惚惚地就从树叶上一下子坠落到地面上,摔得脑浆四溅,一命呜呼。

第二种鼻涕虫,爬呀爬,可是它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了,而且此时的树干也被烤得越来越烫,温度越来越高,尽管它们坚持不懈,始终向前,可最后还是没有抵挡住太阳光和热,一个个横尸于返回地面的途中。

不仅仅是这一次,此后的每年的这个时候,鼻涕虫的这种悲剧都在不断反复地重演着,无数条鼻涕虫因为要到树冠上捕食而最终或摔死,或被烤晒死,情形十分悲壮!

但到100年后的今天,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但是鼻涕虫所上演的故事却完全是令人欣喜的另一个版本——

太阳开始发威,但鼻涕虫们却似乎并不害怕,它们不慌不忙,先是爬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枝头上,然后,把自己悬挂在上面,紧接着,迅速地从尾部分泌出一种粘性很强的细丝来,直到这些细丝一直垂到地面上,才停止分泌。做好了这一切,鼻涕虫活动活动一下全身的筋骨,然后沿着刚分泌出来的那个细丝,“嗖”得一声滑了下去,只需几秒钟的时间,便可安全直达地面,整个过程,身体丝毫受不到阳光的任何灼射!

令人不解的是,鼻涕虫只有在捕食或被其他动物攻猎杀时才会本能地分泌出带有粘性的细丝来,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情况,都从来不会,这是一种延续了百年之久的本能特性传统,但是,现在,如今的鼻涕虫居然改变了这种特性——在第三种情况下分泌出细丝来,而这种改变无疑是被环境逼出来的——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与生存环境的斗争中,在面对太阳咄咄紧逼淫威下,鼻涕虫不断自我摸索,自我创新,自我改变,并且将这种改变传递给下一代,最终让它们的子孙在危机来临之时,学会了险中求生,辟出一条有效的活路来。

鼻涕虫尚能改变自己百年来的本能特性,寻求突破,创新自我以应对环境,那么面对危机,你寻求过创新吗?(作者:徐立新)